• 一门英豪耀田村

    1970-01-01 08:00:00

    一门英豪耀田村 这是一片钟灵毓秀的膏壤。赣江、平江自四面山麓逶迤而来,在赣县东北部慢慢交汇,孕育了一座流动千年的客家古镇田村。田村开邑悠远,物阜民丰,自古以来就是赣

      一门英豪耀田村

      这是一片钟灵毓秀的膏壤。赣江、平江自四面山麓逶迤而来,在赣县东北部慢慢交汇,孕育了一座流动千年的客家古镇——田村。田村开邑悠远,物阜民丰,自古以来就是赣县商贸重镇,不断有市民工商、官宦巨贾迁居于此。千年之后,韶光的卷轴缓缓打开,青砖黛瓦,故景如昨。

      

     

    图为赣县田村航拍图。

      这是一方文明底蕴深沉的热土。推开宗祠厚重的大门,耳畔似乎又响起南北朝时客家先民迁徙的足音。车辚辚,马萧萧,一路风尘,寒暑易节,从流离的华夏一步步走来,前辈们终究将脚步驻留于此,繁衍生息。在这里,客家文明、赤色文明、灯彩文明等交相辉映。憨厚宽厚的田村人将“孝悌仁厚”的思维刻入骨髓,把“崇文尚武”的精力代代秉承。陈旧的村落中,契真寺、宝华寺等沐千年风雨巍然屹立,崇正堂、仁让堂经百年沧桑遗风犹存。

      这是一块刻满赤色印记的土地。田村作为土地革新时期赣南最早的革新根据地之一,是苏区赣县和杨赣苏区的中心区域,也曾是中共赣县县委的重要驻地和赣县苏维埃政府的所在地。在这里,建立了赣县第一个我国共产党乡村党支部,出现了一大批为革新抛头颅洒热血的仁人志士,更流传着刘氏一门三英豪的革新美谈,为田村前史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田村人民富有优秀的革新传统和勇于献身的精力,为我国革新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仅土地革新战役时期,田村辖区内我国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奋斗就有100屡次。

      从土地革新到解放战役、抗美援朝,田村有名有姓的革新烈士有1197人。英豪的热血增添了前史的厚重,千年古镇开端焕宣布汹涌的力气,一大批从田村走出的革新志士前赴后继,矢志不渝。其间,红卫村刘氏的刘金山、刘彩香与老公毕占云三英豪的革新传奇更是为人颂扬至今。

      

     

    图为飞夺泸定桥勇士刘金山纪念碑。

      1935年5月25日,奇绝惊险、触目惊心的“飞夺泸定桥”成为我国战役史上的奇观,这是赤军长征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胜利。刘金山(1908年—1999年),1929年参加农人赤卫队,1932年参加我国共产党,是当年参加飞夺泸定桥的22位勇士之一。危急关头,刘金山咬破食指,自动滴血请缨参加敢死队,背上插着一把大刀,手里拎着一挺冲击枪杀向了刀光剑影。铁索烧得发烫,冲在前面的刘金山一直爬行抓着它,手臂上烫下的伤痕,成了他荣耀终身的“功勋章”。黄土岭战役中,他身负重伤,腹部被敌人刺穿,送入战地医院后,为他救治的医师白求恩,用一截羊肠换掉了刘金山坏死的肠子,之后的几十年里,这根小小的羊肠跟着他披荆斩棘、转战南北。能交兵,毅力坚,兵士们都叫他“刘斗胆”,妻子说他是“拼命三郎”,领导夸他是摧不垮打不烂的“金山”。刘金山参加了五次反“围歼”、二万五千里长征、强渡大渡河、抢占腊子口、平型关战役、百团大战、辽沈战役等重要战役。身经百战20多年,他从一个放牛娃生长为山东菏泽、济宁军分区的司令员,1955年被颁发大校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在勋章、二级解放勋章。革新胜利后,他给上级安排和领导写陈述,说:“仗打完了,年岁大了,伤多,身体不太好,文明程度低,要求转业到工矿企业,或回江西老家种田去。”他的高风亮节,永久值得后人学习。

      

     

    图为刘金山新居。

      1934年10月,红一方面军从于都动身,开端了人类前史上巨大的长征。在声势赫赫的长征部队里,活泼着一批赤军女兵士,她们用女人特有的柔韧与坚毅描绘出一幅悲凉的我国革新画卷。在仅有的30名走完长征的女赤军中,有一位叫刘彩香(1915年—1981年)的,这个姓名或许很多人觉得生疏,但她的英豪业绩,却永久在前史的长河中熠熠生辉。刘彩香,是刘金山的侄女,15岁参加了赤军洗衣队,1933年参加我国共产党。长征动身前夜,刘彩香的老母亲给了她一大包田村辣椒。在每次战役中她都没舍得丢,终究这包辣椒在长征中发挥了很大的效果。爬雪山、过草地时,气候特别冰冷,刘彩香带来的辣椒起了很好的御寒效果。长征途中,刘彩香在红一方面军干部疗养连,随担架队行军,照料伤病员。行军路上,她身上常常会背着几个病号的行李;抬担架的战友饿了,她把自己的干粮分给他们吃;战友累了,她自动顶上去……个子小小的她,在长征路上,总是把便利让给他人,把困难留给自己,兵士们亲热地称她“咱们的刘大姐”。二万五千里征途,她是“长征路上的女挑夫”,也是毛泽东、周恩来称誉的女英豪。1955年,刘彩香被颁发二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在勋章、三级解放勋章。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她历任河南省军区干部子弟学校校长、郑州“二七”人民公社社长等职务。刘彩香逝世后,康克清、李坚贞对她的儿子说:“你的母亲但是一位英豪啊!”

      “我军经崇义、上犹向井冈山进军之际……此刻湘敌驻桂东的阎仲儒部有126人投入我军,编入间谍营,毕占云为营长……”在《毛泽东选集》中,一位英豪的姓名让前史铭记,他,就是刘彩香的老公毕占云(1903年—1977年)。出生于四川广安贫穷农人家庭的他,历经战役洗礼,终究生长为解放军高档指挥员。1955年,毕占云被颁发中将军衔,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在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历任河南省军区司令员、武汉军区副司令员。毕占云系原湘军营长,1928年9月在国民党军对井冈山革新根据地进行第2次“会剿”时率部起义,毛泽东在《井冈山的奋斗》一书中对他进行了高度赞扬。毕占云部的起义,不只增强了工农赤军的实力,削弱了反抗阵营的力气,更重要的是他创始了国民党整连、整营成建制地参加赤军的先例,为后来大批国民党戎行起义投诚做出了典范。在他几十年的戎马生涯中,阅历了战役的检测,接受了血与火的洗礼,身经百战立下了赫赫战功,为解放全我国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他与刘彩香在长征途中相识相恋,两人在战火纷飞的岁月中历经生离死别的爱情故事至今被传为美谈。

      与三位英豪彪炳史册的革新功劳构成鲜明对比的,是他们终其终身的低沉朴素。他们甚少向他人乃至子女提及自己从前的战功。作为开国大校,刘金山担任飞夺泸定桥突击队指导员的身份,直到1985年才在杨成武、罗华生等老将军的回想采访中得以承认。咱们现在所知的关于刘彩香和毕占云的革新业绩也首要来自于当年战友的回想,在笔者对他们后人的采访中,他们均知之甚少。

      赤色基因铸就赤色家风,赤色家风孕育赤色气质。田村人千百年来耕读相传的传统文明沉淀,经韶光的淬洗而益发永久浑厚。重家教、守家训、正家风,孝老、慈幼、节俭、仁慈等思维薪火相传;有崇奉、有情怀、有力气,爱国、贡献、忠实、担任等精力璀璨夺目。

      正是这种弥足珍贵的精力财富,让田村昌盛千年、英才辈出。在改革开放、复兴发展中,田村人勇立潮头、奋勇当先,他们在刘金山、刘彩香、毕占云等革新前辈的精力鼓舞下,让田村的优秀传统赓续传承,生生不息。(黄扬扬 刘春如)申博sunbet